0

这一代年轻人可能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代人

为什么很多人从年轻时就开始老去了?

AI时代,人人活在算法里,年轻人如何安身立命?

未来世界会属于具备哪种特质的人?

梁永安教授在混沌的课堂上发出了这样的感慨:“看着海面万顷碧波,水面如镜,让我想到之前第一次走这个航线的时候,野性的海豹身上的褐色斑点闪闪发亮,远处突然窜出了大片飞鱼,彼时方知原来飞鱼可以飞那么远。我那时站在甲板上看到这样的海面,深深感到我们人类过得太拘束了。”

面对年轻群体,他总是眼里充满了希望的亮光,他说:“我觉得这代人的黄金年龄在20年后,安顿下来后从容时分回看自己走过的路,混合着心里尘埃落定后种种积累,会出现伟大的思想家、文学家、经济学家……我一直觉得这一代年轻人必然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代人。”

以下为课程笔记:
授课老师 | 梁永安 复旦大学人文学者
编辑 | 
混沌商业研究团队
支持 | 
混沌前沿课

01
“拼图时代”的我们

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没有精英的时代,是一个平民时代、大众时代、拼图时代。众人行,互为师。我们每人拿出自己的一块经验、体验、经历、事实等等,汇聚在一起,形成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每个人都是世界的原点,无论哪里都可以是世界中心。

为什么今天要跟大家一起来分享一下AI时代的安身立命,其实这包含了与我们每个人的生存和价值有深度关系的时代转换。我们知道现在AI的发展,比如 ChatGPT、Sora的出现,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我们原来认为属于人的东西,现在也在被机器初步地学习。

美国控制论创始人维纳在1950年的那本《人有人的用处》中提到,在未来世界中,机器可能会大规模地替代人类,因为机器的逻辑运算非常清楚。他认为人和人的不同只是编码的排列组合不同,如果出现一种机器,将人扫描后把全部编码解出来,那么就可以复制人,人就可以通过电波传送。所以,当时维纳提出了一个问题:人有什么用处?

工业革命的时候,人被资本家命令着去上班,但是今天的人是自觉地命令自己去上班,为什么?因为人类驱动于欲望。社会发展到今天,我们人类在很大程度上,还在当牛做马,为了维护这百余斤的肉体,要辛勤劳动、要持家、要养孩子,为维护一个肉体的物质需求,而耗尽了人生大部分的力量。

所以,从哲学上看,人类现在还处在前人类状态,我们还没有达到真正的人类状态。这隐藏的含义是什么?是人类要从这种物质的压迫下解放出来。所以会有安身立命的问题,因为AI的出现必然会淘汰很大一批人,简单机械的,初步的劳动形态,将大量被机器替代。

02
AI取代不了什么?

而再智能的机器,也无法完全取代什么呢?

第一是情感。但现在关于AI的一种分析认为AI也可以习得情感的一部分。因为爱与恨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分别能给我们带来正、反向的效果,所以正向的我们就爱它,负向的我们就恨它,那么机器也可以通过这样的一种反应机制来学习。

第二是原创。18世纪时康德提出了这个问题,他认为我们人类认识这个世界,其实有一种能力是来自先天,比如时间、空间、因果等。另外一方面,是依靠经验和学习。而超出的部分,是彼岸和未知。所以很多想象和原创,都来自我们生命里边,是非常难以用知性去推演的。

德国哲学家叔本华,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他认为我们人类实际上是处在悲剧之中。他觉得世界上每个人在想什么其实都是被背后的意志所推动的,而这个意志是自己本身所难以理解的,也是很难意识到的。所以叔本华认为,我们人类的本性里面有三大特点:

一是利己,人类为了维护自己的生存非常利己,视他人为自己的竞争对象。二是厌恶,他认为一个基本的人性就是厌恶,人类是厌恶这个世界的,所以在很大程度上,人最基本的感情是厌恶。三是同情,这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不同,由同情产生出一种怜悯,一些人类的美好感情就从这里来的。所以叔本华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决定一个人的精神内在的好坏,实际上就是三种成分的比例的多少。

03
不同时代的“立命”

AI的出现,对每个民族,每个国家的意义都不一样。

我们中国人依靠传统的学习性、劳动性,一点点地消化和积累,一代人通过这样一种拼命精神,实现了国家全要素的工业化。而在我们辛勤努力的时候,虽然身披着现代的外衣,但其实内心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农民。比如爱情,人人都在谈婚姻,几个人真正在谈恋爱?

现在的这批人很艰难,外部世界的变化特别大,但是我们自身的人的变化没跟上。所以我们呈现出了巨大的单一性,我们追求的生活、目标、价值等等都高度叠合。

而AI时代需要不一样的人。今天是一个追求差异性的时代,一个人最大的价值就是你和别人不同。这里的不同不是观念不同,是过程不同。所以,新一代的人,当你离开学校的那一刻,你打算走哪条路,是一个特别关键的问题。

什么是安身?如果只是一个空间、一个房子,只是穿暖吃饱的话,其实安身并不难。但这意味着你很年轻就变成了一个老年人。安身立命,年轻人最大的一个问题是立什么命。

从时间的长河上,回顾过去,品味现在、发现未来,在未来10年里,我们中国这一代年轻人能不能问心无愧地承担起这代人应该承担的命?这是个问题。

回顾从前,晚清时国家危亡,需要的是既能读书又能打仗的人才,如曾国藩、李鸿章。梁启超1902年写的《李鸿章传》里讲到,当时的李鸿章看到了国家的文化自信,同时也看到了工业不强、兵器不强的现状,所以他的变法是从这个角度展开的。梁启超后来写了一段话,他觉得李鸿章这代人非常值得钦佩,完成了那个时代迫切需要的。但李鸿章没有意识到的是国家和国家之间的竞争最重要的是国民之间的竞争,是国民的知识、观念和精神,这个问题一直延续到今天。

所以我们在历史上回头看,过去那一代人最大的问题首先是民族独立,所以老一代革命家,要集合全体的力量去战斗。后来要实现工业化,我们逐步地从初步工业化到改革开放四十年实现的完整工业化。现在如果写新史记,前面这两代人,他们不惭愧,他们完成了在那个历史条件下能够做到的事情。

但是今天这一代年轻人就不同了,他们要完成的是精神、文化和文明的再造与转型。所以这个时代对人的要求特别高,尤其是人对世界的认知。一个人的认知取决于他面对世界时接受了什么故事,欧洲长达1000年的基督教文明接受的是《圣经》的故事,我们接受的是另外一个故事。我们今天要立命,最大的短板就是认知。

在如今的AI时代我们的立命很难,尤其是面对大数据、互联网,这种形形色色的文化,对当代年轻人冲击很大。出了地铁,我有时候会站在站台上,看年轻人走出地铁,很多人举着手机,迈出地铁的那一刻都舍不得放下。手机的背后是大数据,人人好像都被操控着,人被空前弱化,时间极大失控。人们所热爱的东西都是别人设计的,都不是自己打造的。

我们接受世界上的任何的东西,如果不是经过自己的创意与劳动去努力获得的话,就会有高度的依赖性,并且陷入巨大的单一性。所以我特别期待在文化传播中,个体接受的审美疲劳,或者说边际效应早点出现,让人们对它有距离感。

但是现在的我们哪怕心里不耐烦,但还是情不自禁地深陷其中。AI时代我们可以看到更加炫目的存在。这个世界将来会出现一种新的统治权,而单薄的个人无形之中会把自己置于一个工蚁社会中,形成一个盲目的存在。机器不能代替的是想象、情感、原创,那么将来这个世界就属于有这种能力的这部分人。

04
生命之路藏在自己的生命历程中

拥有想象力、体验力与表达力

文化思想家鲍曼在他所著的《流动的现代性》中提到,这个世界从硬性的、刚性的现代性,转向了一种柔性的、流动的现代性。也就是说以前那种工业时代的现代性,一种物质生产里由高度组织化、理性化的方式构成的世界,在今天已经转换成了一个流动的世界。流动的世界里人的想象力,心灵的体验力和表达力,拥有最大的价值。

拥有差异性

在这样一个时代的变迁里,人最宝贵的价值就是你的差异性,而差异来自过程的不同。今天我们最大的危机是过程危机,很多人一毕业就想找个好工作,而我的体会是工作越好,僵化得越快。因为依赖且无法反抗。所以你要有自己的路,要有意识地为了10年后自己还是一个活着的人。

如果走过了一条孤独的路,在中间艰难的探索里,有了不同的人际关系、不同的社会体验,对于世界的不同的尝试,坚持不懈,这个人会赫然不同。彼时你才会明白根本就不存在先天的自我。人是绝对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人是阶梯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积累起来的。

拥有勇气

记得初中的时候,学校山上有个农场,下山会有一条比较绕的盘山路,还有一条很近的直路,但是要穿过一片坟地。有一天,我特别想走直路,可是看着这些坟,联想到以往在这里看见的“鬼火”,感觉很吓人。那天我忽然觉得人最忌讳的是恐惧,一个人后退一次就形成了惯性,以后就继续后退。我的印象很深,那天我觉得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不敢,于是硬着头皮走,也就走过去了,后来天天走就不怕了。人就是这样,没有天生的胆大,没有天生的英雄。

今天的年轻人立命的第一条就是勇气,我们有14亿人,35岁以下的年轻人有3.6亿,哪怕只有1/4敢杀出来,那就不得了。我们现在缺的是活法,活得过于单一、过于类似了。这种单一是从幼儿园就培养出来的。而在今天这个时代,世界被拓宽了,这也是AI最大的价值。

现在的00后,和原来的人有很大的不同,他们有自主性,有一种不顾后果的决然和力量。

拥有艺术精神

除了勇气之外还要有艺术精神,也就是审美。审美是一种自由。多一些艺术精神,实际上是多一些自由精神,不要那么实用。我们现在为什么从小就被锁住了,因为从小就活在刀尖上,所有付出都是为了追求成绩,就在这种应试教育的阶梯上狭窄地生活,你在童年、少年没有打开的兴趣,一辈子也很难打开。

这时候我们对自己要有一种再造。我们已经来不及回到童年了,但是我们有一个新的黄金时代,就是同我们的孩子一起,重新生长,通过这种内心的爱,跟孩子一起再重新体会这个世界。

我们需要阅读

今天读书的风气看上去很兴盛,其实还是太单薄。我看过一组全球阅读的数据情况,以色列人平均一年读60本书,美国59本,法国30多本,日本人一年将近40本,中国的数据是一年平均读4本。为什么强调读书?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现在只达到了中产化的门槛,我们需要打理的东西太多,美国人在它的社会条件下尚且读59本。我们在新的AI时代里,一生还要占用4到5年的黄金年龄去学习外语,而一个美国青年与这个世界没有这种隔阂,因为他们的文化母语是全球通行的。我们的阅读比他们难,所以在这个过程里边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但是我们一定要认识到我们有巨大的潜力,年轻人实际上不是孤立无依的。我们是个巨大的文化共同体,也是一个巨大的记忆共同体,全球没有哪个国家有中国这么久远且庞大的记忆。

要有坚持力

每个人的选择都应该有他的特殊性,有他的坚持力。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青年特别需要继承农业社会的某一个方面,就是长期主义。在我们立命的时候,要充分地意识到在这个精神之下我们才会有积累,才会有一个不断成长的生命形态。

要有独立精神

今天的人太求快了,而把自己放在一个正常的积累性的生命成长过程的决心远远不够。其实一个人要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的潜能,这个能力绝不是像点个炮仗一样,砰一下就释放出来了,它肯定是一点一滴往前去拓进的。

必要的孤独是今天年轻人特别需要的。我们有很多人的倾诉欲望太强,总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多么好。可极少数人能够按照你的原来面貌,有逻辑地去理解你。我们今天恰好是需要这样一种特别强烈的独立精神。而独立精神相信的是时间。

05
内心苍老的年轻一代

为什么很多人年纪轻轻也会显得苍老呢?因为他们没有经历青春,只经历过年轻。青春是一种燃烧,是一种好奇,是一种无限的向往,渴望明白、充满好奇,这时候就会有在内心里有一种面对世界的单纯快乐。我们感觉世界太小了,其实世界本身是很大的,只是被我们过小了。成人身上背着一个无解的巨大问题,就是在焦虑地内卷,沉重地喘息,这样的一种生活,人怎么能不苍老呢?

我们要先立命,才能安身,这是这一代人的特点。

今天这一代年轻人是最宝贵的,因为他们的经历太不相同,是叠代的成长,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经历过这样快速的转变。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后工业文明,三代人活着互相看见。我们身上积聚的体验和转变特别丰富,所以,今天的年轻人的内心焦虑是一种无解的焦虑,因为自己认识自己太困难、太庞大了。你要认识并消化你的经历,然后从里边萌生出你对生命的新认识,这是相当复杂的事情,需要时间。

我觉得这代人的黄金年龄在20年后,安顿下来后从容时分回看自己走过的路,混合着心里尘埃落定后种种积累,会出现伟大的思想家、文学家、经济学家等。我一直觉得这一代年轻人必然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代人。但是需要时间,不能认命,不能给自己早早地盖棺定论。所以你把自己所有的生命都归结到一个小日子里去,归结到一套房、一部车里去,就太可惜了。

06
做生命历程的凿空者

我们今天要在AI时代安身立命,就要让AI变成我们生命中的一种活力。可以设想,10年以后我们穿的衣服都是智能化的。也许打一针身体里就有几亿个纳米计算机,血栓、肿瘤自己清理。或者脑子里植入一片语言智能化微型芯片,全球任何语言都能懂。

等到人工智能发展到这种程度,你会发现精神、内容才是你的独特性,将来没有独特性的人在这个世界没有交换价值。那时已经不是在发愁穿衣吃饭了,而是渴求新的生命感应,渴求新的生命打开。

青年一代如何能够在这种新的文明里原创、发展、发现?今天我们需要大量张骞这样的凿空之人,也需要大量玄奘这种敢于在茫茫沙漠之中去寻求新文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