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狂人的时代过去了

广告圈流传着一个故事。

台湾广告界传奇人物、83 年加入台湾奥美的孙大伟,有次去提案,客户对创意很满意,一致通过。孙大伟正准备离开,甲方一个职阶较低的工作人员,突然祭出天问,“LOGO 能不能放大一点?”

孙大伟怼了一句能让今天的广告人跳到桌子上击掌欢呼的话:

“当孔雀为你开屏的时候,麻烦你不要一直盯着它的屁眼看好不好?”

这种事情在今天的甲乙方关系中不太可能发生,但二三十年前,客户还不被叫做爸爸,罗斯福“不做总统就做广告人”的名言还回荡着,4A 广告人在客户面前还是有些底气的。

孙大伟后来成了华人广告“四大教父”之一,因为 1999 年他和另外三个广告人苏秋萍、林俊明和莫康孙,一起创立了“龙玺奖”,这是第一个完全由华人主导的国际广告奖项。

然而这四个“华人”,分别出生于台湾、新加坡、香港和澳门,没有一个来自中国内地。改革开放之前,香港台湾的广告业先走一步。跨国 4A 集团喜欢指派洋人高管到港台,建立他们的大中华区根据地,一二十年后,这些港台高管又带着 4A 的体系,北上神州大地攻城掠寨。

龙玺奖一直举办到现在,上个月又开始了新一年度的征稿。

但回头看四位创立人,如今都已经离开了 4A 世界。孙大伟七年前已经驾鹤仙去;苏秋萍前两年身体欠佳,动了次大手术,越来越少出现在公众面前;林俊明游走了七八家不同的跨国公司,前两年终于离开 4A 圈,加盟了一家本土传播集团。

以忠诚闻名广告圈的莫康孙,在为麦肯服务 36 年之后,今年夏天,也宣布离开这家百年跨国广告公司,到同一家本土集团跟林俊明聚首。

上个月奥美兴师动众,组织了上海办公室 500 名员工到无锡开会,宣布中国区“一个奥美”的改革正式启动。这家公司用了几十年时间进行全球化和集团化,如今为了应对新趋势下的危机,又必须简化组织、统一管理。

在中国,4A 这个标签,曾经代表着最高品质的创意,最先进的西方企业管理体系,最让年轻人趋之若鹜的工作氛围。

但就像今年仅在内地就狂卷 60 亿票房的战狼2里说的,“那特么是以前”。

01

大概半个世纪前,黛安芬内衣想打入香港市场,要做一支粤语广告片。承接那次传播的代理商当时在香港还没有分公司,于是他们在美国拍好片子,到华人街找了个会讲粤语的中国老头翻译兼配音。

没想到老头是广东台山人,乡音很重,用词也比较刚烈,把广告语念成了“戴黛安坟奶罩,令你多磨的美丽”。

片子送到香港播出,笑傻了全港观众,没几天就被撤下了。

这样子的笑话在当时并不少见。70 年代之前,香港的广告基本都是把欧美广告引进后,按粤语翻译一下,就这么出街了。

直到 7、80 年代,跨国 4A 集团开始把中华市场当回事了。1972 年,奥美在香港设了办公室;1985 年则和台湾广告公司“国泰建业”合资成立台湾奥美。几乎所有 4A 都开始把亚太总部设在香港或台湾。

那是港台广告业黄金时代的开始。

香港的广告公司一开始和金融公司一起盘踞在寸土寸金的港岛中环,租着全港最贵的豪华写字楼。90 年代前后,这些广告公司大多东迁到鲗鱼涌的太古坊,全亚洲最有创意的脑地汇聚于此,就像港版的纽约麦迪逊大道。

广告公司总是愿意把办公室装潢得富丽堂皇,或是彰显设计感。有一次,国泰航空的一个项目的比稿,总共有 11 家广告公司参加了。最后国泰的老板选了麦肯,开玩笑说,“十几年了,我终于找到一家广告公司的会议室比我们小了”。

香港地的客户第一次感受到 4A 体系化的服务。一个客户,可能同时会有 7 个不同部门的员工服务你,从客服到统筹到策略到创意。每次开会,乙方浩浩荡荡,像一个车队。客户被服务好了,就愿意花钱,几百万预算一支的广告片,在 90 年代的香港并不罕见。

行业有钱,最直观的体现是,聪明人都往这儿涌。

创作出《沧海一声笑》、和金庸一起被称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霑叔”黄霑,职业生涯早期就是做广告的。他最经典的文案作品,就是无数广告教材都会提到的那句,“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

霑叔后来和爱人林燕妮创业,做了一家广告公司“黄与林”,林燕妮的弟弟林振强也加入了。这位林振强,就是后来写出《千千阙歌》那个著名作词人,林夕的偶像。

那时候有名气的广告人,总能跨界其他创作领域;而有时候只要写出一句经典文案,一个广告人就能登堂入室跻身上流。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的创作者叫朱家鼎,也是著名香港广告才子,后来和四大教父里的林俊明合伙开过一家非常成功的广告公司,灵智。但大家熟悉他不是因为他的广告事业,更多是因为他老婆——一代女神钟楚红。两人因为拍广告片相识继而相爱。

在今天,你很难想象范冰冰会嫁给一个做广告的。

某些情况下,4A 这个标签,甚至成为了精英阶层的身份背书。后来成为奥美大中华区掌门人的庄淑芬,当年第一次申请美国签证的时候,被对方多番刁难。庄淑芬无奈亮出了奥美的名号,用英文告诉对方她有一份很好的跨国公司工作,结果工作人员很快给了 5 年签证。

02

朱家鼎和林俊明开的灵智广告公司里,还出过一个才华横溢的广告人,叫劳双恩,“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这句经典文案翻译就是出自他手。

劳双恩师从 80 年代红遍香港的奥美文案邓志祥,后来被林俊明挖到灵智,一干四年半,大放异彩。95 年劳双恩帮郑秀文写了一首《舍不得你》,拿下了当年十大劲歌金曲,劳双恩也顺势成了香港最当红的创意人。

结果第二年,香港回归的前一年,劳双恩突然做了一个决定:北上掘金,加入老牌 4A 公司智威汤逊的上海分部。

4A 公司在 90 年代初集体进入中国大陆,奥美、盛世长城的中国公司都是 92 年成立的。但大陆客户和受众的水平都还较低,留给创意人的创作空间少。在当时的香港创意人眼里,只有 loser 才会逃去大陆淘金。

然而劳双恩刚到上海,智威汤逊就拿下了 98 年《媒介》杂志评选的两个大奖。他几乎一己之力带起了上海智威汤逊的创意部,接下来 20 年里,团队都是各种广告节的拿奖大户。有些客户在跟智威汤逊签约的时候,会注明条款:如果劳双恩离开,合约就自动中止。

同行嘴里的“为什么要去大陆”,都变成了“你真有远见”。

但劳双恩在业内最出名的不是他的作品,而是他的薪资——传言他当时在上海智威汤逊的酬劳高达“日薪 3 万”。

刚起步的大陆广告行业很孱弱,所以在很长时间里,对国际化背景的人趋之若鹜,甚至有点迷信。香港、台湾的广告人在内地很吃香,他们把西方广告体系带到了内地,也因此得到了丰厚的回报。

这波浪潮从劳双恩去上海开始,以庄淑芬去北京为顶峰。

03 年,正执掌台湾奥美的庄淑芬,想要追求更大的挑战和机会,主动申请调任北京奥美。那时候北京奥美几乎就是一个烂摊子,十年里换了 6 任总经理。

那一年对广告业来说着实不是一个好年份。SARS 席卷,市场上除了口罩和板蓝根,几乎所有的生意都停摆了,北京奥美也丢了好几个大客。几位北京奥美的资深员工,包括刚拿下中国移动“动感地带”大单的元老,都向庄淑芬提了离职。

但这个台湾广告女王,用自己在奥美 20 年磨来的一身功夫,帮公司度过了难关。

到了北京,她用一周时间带创意部做了三套稿子,顺利拿下大客户 LG。接下来一年里,她带队比了 9 次稿,南征北战,几乎每个月都在比,9 次全部中标,硬生生扛过了北京奥美最难的一年。

03 危机之后,4A 开始过上了好日子。北京奥美 5 年业绩翻三倍的任务在庄淑芬的带领下提前完成。哪怕到 08、09 金融海啸,国外广告公司的客户流失、经费削减严重,但对中国区的业务影响也不算太大。

这是 4A 统治中国广告业的十年。

几乎所有跨国大企的大单,都被 4A 包揽了。客户的流失和争夺,说白了,无非是李奥贝纳从麦肯手上抢了可口可乐,过几年又被麦肯抢了回去;DDB 一个汽车客户被盛世长城抢了,第二年那个客户又被奥美比赢了。4A 们今天丢个苹果,明天捡个梨,如此而已。

大概在 2011 年前后,4A 广告公司对国内市场的统治达到巅峰。那一年,奥美中国成为了奥美全球第三大办公室;劳双恩则带着智威汤逊上海,从戛纳广告节捧回了第一座属于中国大陆的全场大奖金狮子。

但也从这时开始,4A 在中国开始走下神探。

这一年,微信诞生了,移动端流量开始爆发,人们那年称做中国移动互联网元年。前一年关于犀利哥、凤姐和 3Q 大战的讨论激活了微博,到 2011 年新浪微博已经拿下了 3 亿多用户。人们接受信息的方式被彻底改变。

小米手机也在这一年发布,4A 的客户们发现黎万强用零预算给 MIUI 做了一百万用户,心里一紧,都想着怎么能把“浪费掉的一半广告费”找回来。

一拨广告人闻到了趋势,从大公司里跳了出来,做依托于社交媒体的创意机构,接下了一些大单,分食着原本 4A 的蛋糕。其中最出名的就是老金的环时互动,就是无数人口中“给杜蕾斯做官微运营”的那家公司。

03

2015 年 1 月 20 日,11 点 52 分,吴奇隆发微博艾特了刘诗诗,配图是两人的结婚证,配文“珍惜,幸福”。

12 点 10 分左右,环时互动第一事业部杜蕾斯组的同事,在微博上看到了这个消息。11分,创作团队开会,确定创意方向;13分,找到类似结婚证的杜蕾斯礼品,在和原图类似的木桌上完成拍摄,并讨论文案;14分,发出微博,配文“珍惜,性福”。

整个创意从策划到“出街”,前后不到 5 分钟。

madmenisgone-02

事后老金还专门写了一篇公众号推送复盘,表扬下同事,顺便感谢下无条件支持的甲方。

其实要不是热点发现得晚了一点,这个创意可以完成得更快。四个月后范冰冰和李晨 po 了那张著名的合照“我们”,9 分钟之后杜蕾斯官微就发布了微博创意。

这对传统营销来说,是不可想象的速度。在一家跨国 4A 公司里,一个想法从策划到执行,需要穿越的部门和职级实在太多。

偏偏这 5 年,营销对速度的追求已经到达极致。冰冰李晨那张合照之后的一个小时内,滴滴打车、杰士邦、小米、美的空调、冈本、麦当劳、招商银行……全都发布了追这个热点的图文创意——虽然很多效果都很烂。

这就是为什么 4A 们纷纷开始施行类似“一个奥美”这样的整合改革。三四十年的全球化战略,让 4A 们纷纷成为旗下子公司无数的庞然大物。奥美在中国有奥美互动、奥美公关、奥美世纪等等,在二三线城市还有很多通过并购或者合资成立的分公司。

奥美全球的 CEO 年初说了,“很多客户表示不希望在一个会议里看到 17 种不同的名片”。

在时代的衬托下,4A 变得越来越低效,更像为流程和想法负责,而不是效果。在 4A 做了 15 年的杨烨炘几年前写过一文章细数 4A 的八宗罪,提到过高价低效、资源浪费、策略草率等等。“去客户那边提案,创意出席一个,客服出席四个,其中三个几乎全程哑巴”。

这些年越来越多人忍受不了 4A 的低效和臃肿 ,跳出来创业。杨烨炘 13 年创办了“天与空”,现在已经上了新三板,帮淘宝在徐家汇地铁站做的“淘宝可劲造”展览从比稿到出街,只花了 1 个月。

另一家“中好文化”因为给阿里拍了一支广受好评的年会视频,也接了很多阿里系的单子;但有一阵他们比稿总输给一家叫“意类”的创意机构,后者去年做出了著名的“淘宝二楼”。还有李三水创立的 W,近几年也风头强劲,他们的拳头客户是大众点评。

这些年互联网公司体量膨胀得很快,但他们本质还是土生土长的民企。除非要到海外市场,不然这些公司更倾向于和这些行事风格更相近的本土创意机构合作,而不是再去忍受 4A 的“离地气”。

但这股“离地气”,曾经也是 4A 吸引客户和人才的原因之一。

4A 非常注重创意型企业的文化建设。那是 Work Hard Play Hard 的文化,是“先谈创意再谈生意”的文化。广告人上班不打卡,下班 happy hour。有些公司逢年过节,必定投入人力物力大办派对,创意人员花在给公司活动想创意做物料的时间,可能不比做稿件的时间少。

这曾经是一代中国年轻人最向往的职场环境,宽松而自由,光鲜且高薪。

但过去 20 年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告诉我们,最终率先成事的,是 996 、狼性文化,是所谓“互联网思维”和“快速迭代”的文化。《广告狂人》里那样纸醉金迷的广告世界已经不复存在了,没有人能再喝着威士忌,灵光一现,就创作出流芳百世的作品。

一次好的营销,创意和灵气的权重降低了,强有力的运营执行和数据驱动变得更重要。这些方面的能力,很多 4A 公司几十人的团队还不如新世相一个公众号。

当然 4A 不会真的死掉。这些跨国公司早就过了靠创意吃饭的日子了。界面对奥美这次巨变的报道里写过,现在奥美公关的客户已经是广告的两倍了。支撑中国区奥美的收入是核心业务是公关,不是广告。再不济,4A 依然有着那些跨国大客户,他们对传统媒介的购买能力和对 TVC 的把控还在。

但不可否认的是,当中国自己的内生创新力量开始崛起,以 4A 为代表为跨国创意企业工作和生活方式,在这片土地上就开始没落了。

但这个过程里,国内的 4A 人也能看到一丝好消息。去年年初,庄淑芬宣布“Go Home”,卸下北京奥美的职务回台湾奥美养老。接任她成为北京奥美集团总裁的,是之前奥美公关的联席董事总经理滕丽华——北京人。这是有史以来,奥美中国的第一位来自本土的分公司领导人。

常年被香港台湾新加坡老板压迫的 4A 本土广告人,终于有机会翻身做地主了。

wordpress优化 丧文化 个人成长 中年危机 互联网 互联网营销师 产品 产品经理 产品营销 人际关系 企业管理 克服焦虑 分手 压力 员工管理 夫妻关系 夫妻吵架 失眠 婚外情 婚姻 孤独症 尬聊 尬舞 心态 心理学 心理学说 情感 抑郁症 焦虑 焦虑症 焦虑障碍 爱情 王阳明 社交 离婚 缓解焦虑 网站程序 职场心理学 背叛 自恋者 自闭症 营销 营销案例 认知行为疗法 负面情绪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Captcha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