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王阳明:一曰立志,二曰勤学,三曰改过,四曰责善。

教条示龙场诸生

诸生相从于此,甚盛。恐无能为助也,以四事相规,聊以答诸生之意。一曰立志,二曰勤学,三曰改过,四曰责善。其慎听毋忽!

译文:众学子于此,人数众多没有太多可用之处以四点建议,以回应你们的期待。其一为立志,其二为勤学,其三为改过,其四为责善。望各位认真聆,切勿视这些重要内容

一曰立 志

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虽百工技艺,未有不本于志者。今学者旷废隳惰,玩岁愒时,而百无所成,皆由于志之未立耳。故立志而圣,则圣矣;立志而贤,则贤矣;志不立,如无舵之舟,无衔之马,漂荡奔逸,终亦何所底乎?昔人所言:使为善而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宗族乡党贱恶之,如此而不为善,可也。为善则父母爱之,兄弟悦之,宗族乡党敬信之,何苦而不为善、为君子?使为恶而父母爱之,兄弟悦之,宗族乡党敬信之,如此而为恶,可也。为恶则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宗族乡党贱恶之,何苦必为恶、为小人?诸生念此,亦可以知所立志矣。

译文:如果向未能坚定确立,便法取得任何即使是各种职业能的精进也离开坚定的向作为基础子们往往因挥霍光阴而无任何这都是因为他们缺乏明确的因此,只要下了崇高的那么就能够成为人或者人。如果没有坚定的同失去手的船只和失去缰绳的只能随波逐流又会到达处呢

曾说过如果做事却遭到父母的反对,兄弟姐妹的抱怨,族乡亲的轻视那么这样做事也是以理解的然而,如果做事反而得到父母的喜爱,兄弟姐妹的喜悦,族乡亲的尊敬信那为什么去做事,成为君子同样地,如果做坏事却得到父母的宠爱,兄弟姐妹的欢愉族乡亲的尊敬信那么这样做坏事也是可以理解的吗?果做坏事却遭到父母的愤怒,兄弟姐妹的抱怨,族乡亲的轻视那么什么还要坚持做坏事,成为小人各位学子们你们应该深思这个问题,从而明白自己应该树怎样的

二曰勤学

已立志为君子,自当从事于学。凡学之不勤,必其志之尚未笃也。从吾游者,不以聪慧警捷为高,而以勤确谦抑为上。诸生试观侪辈之中,苟有虚而为盈,无而为有,讳己之不能,忌人之有善,自矜自是,大言欺人者,使其人资禀虽甚超迈,侪辈之中有弗疾恶之者乎?有弗鄙贱之者乎?彼固将以欺人,人果遂为所欺,有弗窃笑之者乎?苟有谦默自持,无能自处,笃志力行,勤学好问;称人之善,而咎己之失;从人之长,而明己之短,忠信乐易,表里一致者,使其人资禀虽甚鲁钝,侪辈之中,有弗称慕之者乎?彼固以无能自处,而不求上人,人果遂以彼为无能,有弗敬尚之者乎?诸生观此,亦可以知所从事于学矣。

译文:既然经决定要成为君子,那么然应致力于学。凡不勤奋的人,必定是他的向还不够坚定跟随我学习的人,不以聪明机智,而以勤奋踏实各位学子们,请察身边的同学如果人夸大其词掩饰自嫉妒他的优点,自以为是,大言不惭那么即使他天聪颖难道在同学就不会人厌他吗难道就不会人看不起他吗他想要骗别人,真的被他骗了难道就不会人偷偷嘲他吗如果虚低调承认己的不足实践,勤奋好,善于提问;赞扬他的优点反思自的错误借鉴他认识自的不足,忠诚守观开朗言行一致,那么即使他天愚笨难道在同学就不会人羡他吗他承认己的不足,而不超越他人,真的认无能,难道就不会人尊重他吗各位学子们,你们应该察这个现象,从而明白自己应该如何勤奋

三曰改过

夫过者,自大贤所不免,然不害其卒为大贤者,为其能改也。故不贵于无过,而贵于能改过。诸生自思,平日亦有缺于廉耻忠信之行者乎?亦有薄于孝友之道,陷于狡诈偷刻之习者乎?诸生殆不至于此。不幸或有之,皆其不知而误蹈,素无师友之讲习规饬也。诸生试内省,万一有近于是者,固亦不可以不痛自悔咎,然亦不当以此自歉,遂馁于改过从善之心。但能一旦脱然洗涤旧染,虽昔为盗寇,今日不害为君子矣。若曰吾昔已如此,今虽改过而从善,将人不信我,且无赎于前过,反怀羞涩疑沮,而甘心于污浊终焉,则吾亦绝望尔矣。

译文:范即使是伟者也难以避免,但是这并妨碍他们最终成贤者,他们正过错所以,我们看重没有,而看重能否改错误各位学子们,你们己想一想,平时是否存在行为不端、廉耻诚诚等方面的问题是否存在对顺父母、爱兄弟姐妹的理淡漠,陷猾奸薄的各位学子们,你们大概不至于此。如果不幸有这样的情况那都是因为他们无知而误入歧途平时没有老和朋的教导和约束各位学子们,请你们自我反省,如果发现类似的问题当然也感到深深的懊悔和但是也能因丧失错、追求良的信心。只要够彻底刷过去的污点即使曾经是现在也妨碍成为君子。如果你说我以前就是这样现在错并追求们仍然信我,我之错无法弥补,反而让我感到羞愧、怀疑,而甘愿沉溺于污秽之中那么我也对你感到失望。

四曰责善

“责善,朋友之道”;然须“忠告而善道之”,悉其忠爱,致其婉曲,使彼闻之而可从,绎之而可改,有所感而无所怒,乃为善耳。若先暴白其过恶,痛毁极诋,使无所容,彼将发其愧耻愤恨之心;虽欲降以相从,而势有所不能。是激之而使为恶矣。故凡讦人之短,攻发人之阴私,以沽直者,皆不可以言责善。虽然,我以是而施于人,不可也; 人以是而加诸我,凡攻我之失者,皆我师也,安可以不乐受而心感之乎?某于道未有所得,其学卤莽耳。谬为诸生相从于此,每终夜以思,恶且未免,况于过乎?人谓“事师无犯无隐”,而遂谓师无可谏,非也. 谏师之道,直不至于犯,而婉不至于隐耳。使吾而是也,因得以明其是;吾而非也,因得以去其非。盖教学相长也。诸生责善,当自吾始。

译文:“责善为交友的原则”,然而对于朋友的过错,需采取正确的方式进行劝诫。要充满诚意和爱心地表达观点,用温和委婉的言语让对方易于接受并反思自己的不足之处。若直言他人之过错,过分责怪指责,会令对方感到无地自容,激发他们内心的愤怒和羞愧,即使想改正,却可能无法做到,而且这样做反而会引发他人更多的不良情绪。因此,以揭露他人隐私或攻击他人短处来标榜正直的行为,都不是恰当的责善方式。

同理,如果我们也以同样的方式被他人对待,是不是就不能接受了?别人指出我们的错误,其实都是我们的老师,我们应该乐于接受并感激。我在学术上还没有什么成就,只是粗浅地学习而已。我很荣幸能与大家共度时光,每当深夜思考时,我都会发现自己还有很多不足,更不用说过错了。人们常说“侍奉老师要无过无不及”,但这并不意味着老师就没有缺点需要改正。批评老师的方法,既要坦率,又要不失委婉。如果我的观点是对的,就能证明它是对的;如果我错了,就能改正错误。这就是教学相长的道理。希望同学们能够勇于责善,从我开始。